鹿茸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聊斋婴宁痴傻的男人痴傻的爱,精明的男 [复制链接]

1#
微信营销求职招聘微信群 http://charu.com.cn/fengshang/sscl/20201222/657.html

聊斋《婴宁》中,王子服痴傻时对婴宁百依百顺、寸步不离,这份痴傻的爱很甜蜜;但当他恢复精明时,反而对妻子怀疑猜忌。有时候想得多不一定是好事,因为幸福很简单,禁不起折腾,掺杂进任何多余的东西,都会破坏到幸福本身。

1.稻草仙下凡寻找真爱,大少爷初识傻白甜女友

天庭的待遇就是不一样,一个稻草人都能成为神仙。这天孔雀仙子去偷蟠桃,想救凡间的情夫,却被稻草仙子婴宁发现。一个稻草仙子只能对付麻雀精之类的,完全不是孔雀仙子的对手。这时婴宁的老相好雷神及时赶到,二人合力抓住了孔雀仙子。王母娘娘非常生气,将孔雀仙子打入千年玄冰洞。婴宁不理解孔雀仙子为什么这么傻,孔雀仙子说一切都是爱情的力量。婴宁非常感动,决定替孔雀仙子看望小情人,自己也去凡间体验下爱情的滋味。

婴宁刚来到凡间,就碰到了钻石王老五王子服。王子服是个帅气的霸道总裁,正在被一堆迷妹围追堵截。这些粉丝都想和王子服共度七夕,王子服要求她们每人做一个荷包,谁的荷包做得好,就和谁一起过七夕。为了能够感受爱情的滋味,婴宁也参加了荷包大赛。最终赢得了比赛,获得和王子服约会的机会。

夜晚王子服准备了一叶扁舟、佳肴美酒,和婴宁伴着星月之光共进晚餐。他还准备了美妙的音乐,问婴宁是不是有一种麻酥酥、火辣辣的幸福感。婴宁却说没有任何感觉。王子服又拿出一颗鸡蛋大的夜明珠,问婴宁是不是要感动落泪。婴宁可是天庭的神仙,见过大场面的,她说自己一点都不兴奋。傲娇的王子服很是疑惑,任何女人都应该被折服才对,你怎么会不为所动。你一定是故作镇定,想和我多相处一段时间。婴宁说既然你能让全城女子都钟情于你,能不能快一点。王子服使出杀手锏,向婴宁抛了个媚眼,并送上自己的香吻。没想到婴宁大叫一声,将王子服推下了水。一场本该浪漫难忘的约会,就这样不欢而散。

一直都是别的女人投怀送抱,王子服从未尝过被拒绝的滋味,这次居然还有一点兴奋。仆人古仁提醒王子服,表小姐卿兰还在等着你。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奈何卿兰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,她喜欢王子服,王子服对她却并不感冒。

王子服虽然不太懂得尊重女人的感情,但在经商方面却是个老实人,平时没少救济贫苦百姓。婴宁得知王子服是个好人后,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。婴宁找到王子服向他道歉,说自己真的想体验一下人间的情爱,王子服觉得这个女孩傻乎乎的很有趣,说可以帮她完成心愿,不过得做几件事才行。

第一件事就是整理铜钱,王子服带婴宁来到钱庄,要她在一个时辰内穿好铜钱,对于会仙法的婴宁来说,这件事很简单,她轻松的完成了任务。接着王子服还提出做点心、喝鸡汤、做猪肘等要求,婴宁虽然知道王子服是故意刁难自己,但是为了体验爱情的滋味,只能一一做完这些事,最后留在了府中。

这天晚上婴宁撞见有贼偷钱,抓住了这个贼人。没想到他竟是王子服同父异母的弟弟王子楚,在外面欠了赌债惹了事端。王子服要送子楚去见官,子楚拿出刀说要切断手指以表决心,二娘连忙上前阻止。众人都在吃瓜看戏,只有婴宁道出了真相,他们母子二人在演戏,子楚不敢切手指明志,所以求助娘亲,而二娘爱子心切,就陪儿子演了这出戏。被揭穿的母子二人非常不满,大骂婴宁多管闲事。王子服询问婴宁的意见,婴宁建议把子楚送进衙门,这回婴宁可是彻底得罪二娘和子楚了。

2.弟弟为出气买凶杀害哥哥,哥哥意外受伤变得痴傻

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王子服买通县官让子楚游街示众,子楚敲着锣嘴里喊着“我再也不赌了”,内心不断咒骂着哥哥。婴宁和卿兰都觉得王子服有些过火,王子服却说别人都是为了钱,有钱就能买到一切,包括婴宁想要的爱情,那些姑娘表面上对自己百依百顺,实际上很痛恨自己,女人在他眼里一文不值。婴宁很是伤心,这个男人给不了她美好的情爱,于是打了王子服一巴掌,哭着离开了。

婴宁受到委屈,想起要帮孔雀仙子看望情夫陈秀才。她来到村子里,发现陈秀才并没有等候孔雀仙子,顿时对人间情爱有所怀疑。这时雷神出现了,婴宁意识到自己似乎错了,她并没有体会到爱情的滋味,反而体会到被王子服戏耍得悲哀。婴宁一把搂住雷神,还是你对我好,带我回去受罚吧。雷神开心得合不拢嘴,说王母娘娘还不知道你私自下凡,自己先去和龙王降雨,明天再接你回去。

自打婴宁走了以后,王子服心中总是空唠唠的,那个给我一巴掌的女孩怎么样了,于是王子服决定去找婴宁,这下卿兰有些不高兴了,自己苦苦等待的男人,就快被抢走了。另一方面婴宁从月老口中得知,陈秀才并没有抛弃孔雀仙子,而是化作了一棵大树,痴痴地守护着孔雀仙子。婴宁被感动了,心中又燃烧起对爱情的向往与渴望。就在雷神接婴宁时,婴宁突然反悔,说自己想留在人间继续寻找爱情。雷神很生气,你怎么这么善变,自己明明是为了你好。婴宁还是不死心,逃之夭夭了。

王子服在寻找婴宁的途中,遇到了一伙劫匪,王子服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,没想到这些强盗并不感冒,只想留下王子服的性命。这伙强盗为何不劫财不劫色,偏偏要痛下杀手,因为他们就是王子楚派来的,只有杀掉王子服,子楚才能霸占家产彻底翻身,一雪前耻报仇雪恨。王子服和古仁与匪徒展开殊死搏斗,古仁拖住了劫匪,王子服趁机逃跑,其中一个劫匪上前追赶他。

王子服跑着跑着,不出观众们的意料,一定会摔倒在地,王子服起来后掉落了婴宁送给他的荷包,于是返回去捡荷包,劫匪追上了王子服,一刀刺向他的胸膛,便高兴的回去领赏钱去了。

就在王子服的灵魂马上要去见阎王爷的时候,雷神追捕婴宁追到了这里,婴宁躲在王子服身下,雷神一个大雷批中了王子服,却意外把灵魂给逼了进去。没想到王子服被雷击中了,反而还救了自己一命。王子服保护婴宁不让雷神带走她,警告雷神说:我告诉你小尖嘴,有我罩着婴宁,谁也别想欺负她。雷神被侮辱叫做小尖嘴,非常生气,一个大雷批在婴宁和王子服身上,二人被振飞撞到大树上摔晕了。这时龙王找雷神回天庭,雷神只能暂时放弃追捕。

醒来后的王子服变得痴傻,只认得眼前的婴宁。婴宁以为王子服是故意装的,把他丢下自己逃走了。后来婴宁担心王子服回去找他,相信王子服是真的变成傻子了。二人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处房子,从此安顿下来。

这天雷神前来捉拿婴宁,用金钟罩困住了她,王子服竟然撞开了金钟罩,雷神惊呆了,王子服的怨念如此厉害。婴宁利用王子服设下结界,在结界消失前雷神无法带走她,不过自身法力也会受损。雷神无奈,只能先离开了。

3.子楚霸占家产强娶卿兰,子服返回家中气坏旧情人

小人得志原形毕露,王子楚害死哥哥后终于翻身当家了。古仁不满子楚赚昧心钱,坚信大少爷王子服还没有死,只是现在没了靠山混不下去,决定离家出走寻找王子服。而卿兰一直钟情于王子服,却一直没有个正当名分,现在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,只能在王家忍辱负重。

王子楚一直暗恋着卿兰,想把她据为己有。这天子楚喝醉了来到卿兰房中,想对她图谋不轨。卿兰对王子服还抱有一丝希望,不肯就范。子楚直接承认了自己的罪行,就是自己派人杀害王子服的。子楚把卿兰绑了起来,给她两条路选择,第一条是去见阎王爷,到了下面看子服会不会娶你。第二条就是嫁给自己,从此享受荣华富贵。卿兰并不想死,最终只好屈服。就在那一夜,她成了王子楚的女人。

婴宁想把王子服送回王家,自己继续寻找至死不渝的爱情。痴傻的王子服一直缠着婴宁,不让她离开自己。这天婴宁和王子服在街上遇到了古仁,王子服和古仁力劝婴宁,求她和子服一起回到王家,婴宁只好答应了。

婴宁和古仁带子服回到王家,这下可把子楚和二奶奶给吓坏了,他们坚决不相信这个人就是子服。婴宁解释说子服受了重伤心智受损,不记得以前的人和事了。子楚和二娘见子服变成了傻子,已经构不成威胁,假意欢迎他回家。卿兰刚刚接受了子楚,现在子服站在她面前,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。最后王子服终于留在了家中。

婴宁和子服在一起过得很快乐,卿兰看见非常不爽醋意大发,自己等了你这么久,却还不如一个才认识几天的女人,你真不应该回来!卿兰质问王子楚,子服不是已经被干掉了吗?卿兰说她恨子服,明明知道子服无情,还傻傻地等着他,太不值得了,永远不想再见到他。子楚却说自己就是想把子服留在家中,这样才能折磨他,把新仇旧恨都讨回来。卿兰见不得子服和婴宁天天秀恩爱,子楚也记恨婴宁当初告发自己偷钱的事,他们决定要把婴宁送走。子楚给了婴宁好多银两,婴宁却不为所动,不过表示婚礼结束后会离开的。

王子楚和卿兰的婚礼当天,子服又闹出了荒唐事。他问古仁成为夫妻有什么好处,古仁告诉他做了夫妻就会永结同心永不分离。于是子服拉着婴宁的手来到众人面前,说自己也想和婴宁做夫妻,那样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。他还坐在桌子上大吵大闹,古仁和婴宁怎么劝说都没用。子服哭闹着要和婴宁拜堂成亲,引来众人嘲笑,还说要四个人成亲。二娘说子服现在是个傻子,和他说什么都没用,过了吉时就不好了,居然让子服和婴宁也拜天地,先把他哄好再说。就这样子服和婴宁莫名其妙地拜了天地,子楚在一旁简直哭笑不得,而卿兰肺都要被气炸了。

子服拜完堂后还没闹够,想要找婴宁入洞房。仆人告诉他婴宁已经走了,子服不相信到处寻找,误闯进卿兰的洞房中,还把卿兰当成婴宁向她表白:自己就是想和你在一起,自己忘记了所有人,就是没有忘记你。当子服揭开盖头发现不是婴宁时,被吓了一跳,卿兰大为恼怒,以前是个正常人的时候你就伤我一次又一次,现在变傻了还来欺负我,我会恨你一辈子的。子服见事情不妙,赶紧落荒而逃。

4.婴宁帮助子服夺回家产,子服遭人陷害再陷危机

有一种令人不齿的行为,那就是欺负傻子。这天子楚把子服叫来让他拉车,并用鞭子抽打他。古仁护主心切要替子服拉车,子楚要挟子服,如果不拉车就要赶他走。子服为了留在王家等婴宁,心甘情愿给子楚拉车。子服一边拉车,子楚还在不断抽打他。大家都指责子楚心太狠,然而子楚却装作没听见。子服拉了一段距离以后,体力不济摔倒在地,但依然硬撑着。婴宁看见子楚欺负子服很是生气,施法让子楚跌落马车,不过现在婴宁的法力大不如前,每次施法都会元气大伤。子楚命令仆人忠光教训子服,婴宁再次施法制止忠光,并上前找子楚理论,子楚看大家都向着子服,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。婴宁得知子服是被冤枉偷盗银子,而子服一直留在王家忍辱负重,全部都是为了自己,决定替王子服讨回公道。

卿兰嫁给了子楚以后,婚姻生活并不幸福。子楚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,和狐朋狗友瞎混。他还私放印子钱,使得钱庄的声誉大不如前,现在钱庄的生意一落千丈,卿兰为了收拾好这堆烂摊子,早已经心力交瘁。然而子楚却对卿兰大发脾气,完全不珍惜眼前这个女人。

钱庄垮了,债主们追上门来。这时婴宁和子服站了出来,婴宁说她有办法解救危机,条件是把钱庄归还给子服。卿兰说如果你做不到,就得自行了断,这未免有些过于狠毒。婴宁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可以做到,于是子楚和婴宁立了字据为证。婴宁以王家大少奶奶的身份,向债主们展示了她和子楚的字据,说自己会对债主们负责。大家觉得傻子总比骗子好,要子服当场还钱。婴宁说她得回娘家拿钱,请大家明天再过来。众人不答应,古仁以性命做担保,于是大家决定再给王家一次机会。

婴宁带着子服和古仁来到一处山洞,让他们在外面等着,自己进去拿银子。婴宁进入山洞以后,施法变出几箱黄金白银。然而婴宁施法会导致元气受损,终于撑不住吐了一口老血,恢复了稻草人的原形。子服和古仁等不及了,进入洞中查看,发现黄金白银后大为惊喜。子服去往山洞深处寻找婴宁,意外撞见婴宁的真身,被吓了一大跳。他有些不敢相信,揉了揉眼睛再次查看,情急之时婴宁赶紧变回以前的样子。子服说自己刚才看见了一个稻草人,婴宁说你眼睛花了。婴宁还问子服难道你不喜欢钱吗?子服说他只喜欢婴宁,婴宁满意的笑了,说自己也喜欢子服,二人幸福的相拥在一起。

债主们前来要钱,古仁在一旁念账单,还没等婴宁计算完金额,子服就准确说出了计算结果。接下来好几个债主的账单,子服都说对了。原来子服虽然心智受损,但是算账的天分一丝未减。古仁说以后钱庄都由少奶奶和子服负责,大家看钱庄既然有了靠谱的负责人,利息又很高,决定不再兑换银子,继续把钱存在钱庄里。

就在几人高兴之时,官差突然找到他们,子楚状告子服他们盗取王家钱财。然而县官早已被子楚买通,无论子服和婴宁怎么解释都不行,县官判定把钱庄归还给子楚。婴宁气不过,想施展法术惩戒县官,奈何法力失效被赶了出去。这时雷神现身替婴宁教训了县官和子楚,县官和子楚一站起来就会摔倒,引得众人哈哈大笑。

5.卿兰为报复请来降妖大师,雷神现身惩罚五行尊者

受到雷神惩罚的县官大人,饱受摔跟头之苦,只好命令下属把自己绑在柱子上。婴宁找到县官,让他给王子服翻案。县官开始时还不答应,婴宁变了一张鬼脸,这下可把县官给吓尿了,只能答应婴宁,最后子服和婴宁回到了王家。

婴宁和子服正式举办了婚礼,雷神突然找到婴宁,利用乾坤镜让婴宁看到自己的未来,王子服会出卖婴宁,投入到卿兰的怀抱中。婴宁不相信这是真的,执意要回到子服身边。雷神说要让子服看清婴宁的真正面目,知道婴宁就是稻草仙子,免得日后把她当做妖怪。于是利用雷霆之力,使得婴宁现出了一半真身。

婴宁回到洞房后惊慌失措,被子服发现自己的手是稻草,婴宁只好说出实情,自己就是天上的稻草仙子,如果你害怕的话,我这就离开。子服开始有些害怕,确认了眼前这位就是婴宁以后,说自己喜欢婴宁,不管你变成什么,在我心中都是最完美最可爱的人。婴宁非常感动,竟然恢复了人形。

子楚用毒蛇攻击子服,婴宁一个眼神就收服了毒蛇,结果子楚反被毒蛇咬了。二娘让婴宁送些人参鹿茸,给子楚补身体,还要多派几个人伺候子楚。婴宁说这些药材对子楚没用,自己会配些药,并多派一个下人过来。二娘听到后非常不满,以前子楚当家时,有八个人伺候自己,现在你们当家,就把我们当乞丐对待。子服说现在已经没钱了,子楚当初把钱借给了坏人,很多钱都要不回来了,婴宁只能辞退一些下人。二娘不依不饶,说一个下人都不能少。子楚也指责婴宁和子服,讨不回钱是你们没本事。二娘又开始抱怨,以前老爷活着的时候,自己还有四个下人伺候,现在留下孤儿寡母的受人欺负。幸好卿兰帮忙打圆场,二娘才消停了下来。子楚说卿兰真会演戏,卿兰说自己还不是为了你好,怕他们查出毒蛇是你放出去的。卿兰提议要找个道士,看看婴宁到底是不是妖怪。

卿兰和子楚找到五行尊者,这位炸了毛的五行尊者果然是个高人,算出了他们的目的,说婴宁不是妖怪,而是你们居心不良。卿兰加大了筹码,五行尊者终于忍不住了,派两个弟子先去查看下情况,然后再做打算。然而这两个菜鸟法力低微,不是对手,灰溜溜地跑回去了。而婴宁也倒下了,原来她是怀了子服的孩子,这下可把子服高兴坏了。只是不知道一个傻子,是怎么让婴宁怀孕的呢?

卿兰依然不死心,再次拿着珠宝首饰找到五行尊者。她记恨婴宁夺走了子服,现在居然还有了孩子,发誓一定要报复她。五行尊者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,放下艺德,决定亲自出山去收拾婴宁。

五行尊者找到婴宁,利用妖法迷惑了子服和古仁。子服和古仁就像疯了一样,见到人就咬。他们来到大街上横冲直撞,大家都被吓坏了。这时五行尊者假装收妖,制止住了子服和古仁,还说他们被妖魔缠身,把他们绑在柱子上,要逼出他们身上的妖魔。婴宁及时赶到解救子服和古仁,却被五行尊者诬陷为妖孽。婴宁和五行尊者开始了一场大战,奈何实力不敌被打倒在地。这时雷神出现帮助婴宁,五行尊者被雷击中后,竟然说自己已经让妖魔现行,雷神大怒,居然敢说自己是妖魔,将五行尊者一个大雷就批懵了。

6.坏人遭天谴变成癞蛤蟆,稻草仙子重返天界

婴宁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古仁,留下荷包想要重返天庭。雷神发现婴宁有了凡人的孩子,只能暂时让她留在人间,等她生下孩子后才能回到天界。婴宁请古仁保守住自己的秘密,和王子服开始新的生活。

子楚贼心不死,想要逼走婴宁。他设计让子服签下休书,拿着休书找到婴宁赶她走。婴宁说放毒蛇的是你,当初子服遇刺也是你安排的,子楚一时得意忘形,承认了自己的罪行。这时王子服从身后出现,原来他已经恢复心智,这一切都是子服安排好了的。最后子楚和二娘被逐出家门,只有卿兰继续留在王家。

恢复正常的子服不再具有痴傻时的赤子之心,这天古仁前来报告二娘的死讯,子服竟然无动于衷,婴宁觉得子服太绝情,对他大失所望。婴宁希望子服可以去祭拜下二娘,毕竟她是长辈,并且把子楚接回来。为了让婴宁开心,子服只好答应了。

卿兰、子楚和五行尊者都不甘心,大家都想报仇雪恨,于是组成了复仇者联盟,想要利用子服迫害婴宁。这天卿兰用迷香使子服做了场噩梦,让他梦见婴宁就是妖怪,从此子服便一直心神不宁,总觉得婴宁就是个妖怪,甚至都不敢回家了。

某天子服在卿兰房中喝醉了,婴宁挺着大肚子接子服回去。子服说他害怕见到婴宁,一看到她就烦,还要赶婴宁走。自己受够了,再也不想做噩梦了。古仁实在看不下去,指责子服太无情,不应该这样对待婴宁。婴宁伤心地离开了,她跟古仁说这一切后果她都知道,而且子服还会联合五行尊者对付自己。古仁说应该把这些告诉子服,那样他就不会这样做了。婴宁却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自己愿意独自承受。即便子服辜负了自己,他也是无心之失,这就是自己爱子服的方式。

卿兰说自己有办法解决子服心中的疑惑,子服便下定决心,试探一下婴宁到底是不是妖怪。子服带婴宁去以前住过的茅屋,故意走一条事先安排好的路线。五行尊者早已摆好大阵等待婴宁现身,卿兰让子服拿出婴宁的头发,那样就可以驱逐婴宁身上的妖魔了。婴宁说五行尊者伤害过你,千万不要相信他们。子服还是将头发交给了五行尊者。婴宁很伤心,你宁愿相信一个伤害过自己的人,也不相信我。婴宁在大阵里备受折磨,疼得死去活来,使尽浑身解数,和五行尊者斗起法来。婴宁现出了原形,吓坏了子服。最后婴宁用尽洪荒之力,终于打败了五行尊者。

子服幡然醒悟,自己对不起婴宁,他找到婴宁向她道歉。这时婴宁马上就要生产,身体非常虚弱。五行尊者找到婴宁和子服,子服站出来保护婴宁。原来这一切都是卿兰安排的,她说她恨婴宁,是婴宁夺走了自己的一切。如果没有婴宁,子服一定会娶自己的。就在几人争辩之时,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,婴宁生下了孩子,雷神也随即出现,他一个大雷把子楚、卿兰、五行尊者三人批成了癞蛤蟆。

婴宁把孩子交给子服,子服求婴宁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可是谁都不能改变这结果。婴宁和子服来到一起生活过的地方,回忆起过去的往事,子服后悔自己没有珍惜神仙妻子。婴宁感激子服,使自己体会到了人间的至情至爱,和雷神一起返回天庭去了。子服痴傻时不曾害怕妻子是妖怪,过得很幸福,没想到恢复正常以后,反而不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了。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